来源:中国能源网

3月4日,在两会现场,中国能源报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三峡集团原董事长、党组书记卢纯。针对我国水电发展的前景、水电“走出去”、抽水蓄能电站建设等热点问题,卢纯进行了逐一回复。

  文丨本报上会记者 别凡 姚金楠发自会场

  中国能源报:您如何看待我国水电发展的前景?

  卢纯:首先,我们要认识到,水电因其特殊的禀赋和特点,在我国建立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中具有重要的位置,发挥了重大贡献,未来国家应重点发展。目前我国水电无论装机还是发电量都已远远领先于世界各国,发电量是巴西的2.9倍、美国的4.1倍、加拿大的2.3倍、日本的12倍。

  第二,从三峡工程开始到现在,我国的水电行业已经从“跟跑者”到“并跑者”,再到引领全世界可持续能源发展,不仅规模世界最大,而且我们掌握了核心技术、竞争优势、核心能力以及在水电系列标准建设方面都是全世界最高的!

  第三,白鹤滩是目前世界在建最大水电站,白鹤滩是三峡工程的继续发力,我国水电单机容量最逐步从30万千瓦、70万千瓦提升到100万千瓦,如今进入了世界水电的“无人区”,起码30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企业能挑战中国三峡。

  中国能源报:白鹤滩水电站建成后,电送到哪里比较合理?

  卢纯:白鹤滩装机容量1600万千瓦,是三峡之后,世界上第二大水电站。目前国家能源局、国家电网和相关企业都在商量,基本是向东边和北边送。具体的省份也有规划,现在还不便透露。这些重大的清洁能源电源点的项目,“送出去”在战略上要力求平衡,要充分考虑。

  中国能源报:在水电开发和环境保护之间如何平衡?

  卢纯:现在制约水电开发最大的两个因素,也是世界性因素:一是水库移民安置问题,二是生态环境保护、修复问题。

  三峡工程已经创造了水电移民安置的世界奇迹,涉及130万人搬迁,11座县城,114座集镇,1600家工厂,20年过去了,他们不仅搬出来了,稳住了,而且走上了致富之路。金沙江、葛洲坝等项目的移民问题都得到了妥善安置。中国在移民大规模移民当中走出了一条世界上人所不可认识的一条新路子,破解了水库移民世界级的难题。

  这得益于我们的政治优势,没有各级党和政府的支持,没有全国人民的支持,根本不敢想象。其次是制度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全国一盘棋。包括今天我国重大水电发展能取得成果,也靠这两个优势,建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强国重器。

  中国能源报:水电“走出去”结合“一带一路”重大倡议有什么规划?

  卢纯:三峡“走出去”要打造中国水电“走出去”的升级版,三峡现在已不仅仅是一个工程的名称,更是一个国家的品牌,一个世界的行业,代表着世界水电的可持续发展!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水电建设中,三峡集团发挥了主力军的作用,我们在世界47个国家建设了很多重点清洁能源工程,我们输出的都是先进技术,清洁能源,没有把落后产能送出去!

  中国能源报:您觉得以现在发展速度,抽水蓄能电站建设能实现“十三五”规划目标吗?

  卢纯:抽水蓄能电站是储蓄能源比较好的方式,经济、技术成熟,而且应用非常广泛。多种储能方式都在推进,一旦技术突破后会实现很好的发展。


2019年03月06日

高纪凡:发展光伏需降非技术性成本

上一篇

下一篇

卢纯:中国走进了世界水电“无人区”

添加时间:

陈东平:政策性电价体系是抽蓄发展最大障碍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