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7月2日,2019夏季达沃斯论坛正式开幕。本届论坛以“领导力4.0:全球化新时代的成功之道”为主题,旨在激励与会代表探寻新的战略模式,应对全球环境挑战、经济差距,技术变革等问题。论坛期间共有200场会议和研讨会,其中能源转型议题成为热门话题。

作者|孙贤胜

中国能源转型过程中,能源行业在经济发展新动能转变的驱动下,有两个结合、三个转变和四项技术值得关注。

两个结合

能源转型不是一蹴而就的。从全局来看,能源转型过程包含两个结合。

结合一:多国资源优势相结合

从过去传统的化石能源——煤炭、石油、天然气,向绿色清洁能源——太阳能、风能、地热能等转型的趋势是不可逆的,即便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也只是延缓了这种转变。当然,全球能源转型希望也需要美国积极参与。欧洲国家、中国的努力很重要,也已经初显成效,但是有美国参与,能在投资、技术等方面起到很大推动作用。

结合二:能源变革和能源转型相结合

能源变革和能源转型是协同发展的关系。一方面传统能源不断向绿色低碳能源转型发展。另一方面,区块链、智能网、智慧城市、大数据、云计算等变革性技术与能源行业的结合越来越紧密,这是今后能源发展重要的特点和方向。

三个转变

中国能源转型已经取得了一些效果,现有能源正在向着低碳清洁方向发展。这其中有三个转变已是业界共识。

转变一:投资拉动向消费拉动转变

从这几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来看,中国正在从过去的投资拉动型经济发展模式向消费拉动型模式转变。在能源领域这种变化十分明显,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石油消费国,能源消费、能源投资协同发力的模式还将持续。

转变二:由粗放、高污染向集约绿色能源发展转变

在推行绿色清洁能源的征程中,我国关闭了大批分散型高污染企业,集中力量整治了大批高能耗生产单位。“北京蓝”“天津蓝”等出现的频次增多,人民的幸福指数、获得感不断增强。这是能源转型为人民生活带来的切实变化,也是今后能源转型的方向和目标。

转变三:由要素投入向创新投入转变。

主要依靠资源等要素投入推动经济增长和规模扩张的粗放型发展方式是不可持续的。现阶段,我国能源发展虽然取得的成绩很多,尤其是在《巴黎协定》之后,能源减排、绿色能源有了很大发展。但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我国能源发展依然大而不强,快而不优。其中,创新投入不足是一大通病,从要素投入向创新投入转变。

四项技术

世界能源行业现正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技术层出不穷,颠覆性技术正深刻重塑着世界能源格局。现阶段,如下四项技术有可能引发能源革命高潮。

技术一:储能技术

储能技术主要是指电能的储存。储能技术主要作用在风能、太阳能等能源中,在电网负荷低的时候储能,在电网负荷高的时候输出能量,削峰填谷。7月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促进储能技术与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加强先进储能技术研发,集中解决瓶颈技术问题,使我国储能技术在未来5年至10年甚至更长时期内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分阶段实现储能由研发示范向商业化初期过渡,再由商业化初期向规模化发展转变。

技术二:氢能技术

氢能是绿色、高效的二次能源,具有来源广泛、燃烧热值高、清洁无污染、利用形式多且可储能的特点。氢燃料电池技术是普及氢能利用的核心技术。近年来,这项技术在国际范围内已取得了重大突破,并开始在多个应用领域进入商业化运营阶段。全球发展氢能最积极的国家日本,近年发布了一系列激励政策,并在氢燃料电池领域取得超过1500件专利,证明现已不存在技术上的问题,主要是氢能成本需要进一步降低。

技术三:CCUS技术

面对日益严峻的气候变化威胁,CCUS(碳捕集利用与封存)技术已经成为实现能源转型目标的重要技术。目前全世界有大约17个大型CCUS项目,中国石油的吉林油田也在CCUS-EOR技术上做了很好的示范。油气行业气候变化倡议组织(OGCI)联合了13家世界油气公司共同在全球部署大型CCUS装置,以推动这项技术在世界范围内的应用,以期实现《巴黎协定》的温控目标。

技术四:甲烷减排

在化石能源的生产过程中,尤其是天然气生产、开采和运输环节都可能出现甲烷泄漏。全球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每年排放约7600万吨甲烷。而甲烷作为温室气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将使得清洁能源的生产过程变得不再清洁。去年6月第27届世界天然气大会发布全球能源行业应对气候变化《指导原则》,承诺进一步减少运营天然气设施的甲烷排放,并提高业务透明度。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甲烷减排技术的不断兴起。但目前看来,这项技术在中国的发展和应用前景并不如预期,世界范围内也并未出现颠覆性的创新技术。

脚注:(作者孙贤胜系国际能源论坛秘书长;内容为中国石油报采访整理)


2019年10月22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孙贤胜:中国能源转型重点关注

添加时间:

黑龙江电力李永莱:实施“煤改电”清洁取暖潜力大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