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清理规范城镇供水供电供气供暖行业收费 进一步提升服务质量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指出,要清理规范城镇供水供电供气供暖等行业相关收费,到2025年,不合理收费全部取消,科学、规范、透明的价格形成机制基本建立,政府补贴机制进一步健全。具体到供气行业,文件提出取消已纳入配气价格的增压费、初装费、接驳费、切口费、开口费、通气费等费用。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文件的出台进一步规范和明确了供气行业的收费名目和范围,意义重大。

  公用事业收费的一次大整顿

  针对供气环节的收费,文件提出取消燃气企业已通过配气价格回收成本的收费项目,包括:涉及建筑区划红线外市政管网资产的增压费、增容费等类似名目费用;涉及市政管网到建筑区划红线连接的初装费、接驳费、开通费、接线费、切线费、吹扫费、放散费等;涉及建筑区划红线内至燃气表的设施维修维护、表具更换费等。取消与建筑区划红线内燃气工程安装不相关或成本已纳入工程安装成本的收费项目,包括开口费、接口费、接入费、入网费、清管费、通气费、点火费等类似名目费用。

  记者了解到,由于供气环节的收费属于地方定价权限范围,国家层面没有进行统一规范,目前各省市对供气环节收费管理方式不一,燃气企业对用户收取费用的名目也各有不同,并不统一,有开口费、切线费、初装费、安装费、接驳费等说法,收费标准也千差万别。

  “不同地方燃气公司情况不尽相同,费用名目也不一,很难区分它收取的所谓‘初装费’或‘开口费’‘接驳费’到底指的是哪部分成本。”一位不愿具名的燃气行业专家表示,“此次文件的出台,更重要的作用在于规范收费项目和范围。”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也表示;“现在一些法律法规、标准并不是很完善,对于燃气企业的收费边界并不明确,一些企业变通收取名目繁多的各种费用。文件通过明确收费边界,便于对相关企业进行监管,清理‘巧立名目’乱收费的行为。”

  陕西省燃气设计院原院长郭宗华更是直言,该文件是改革开发以来,对垄断行业在城市公用事业收费的一次大整顿、大清理。

  需加强价格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文件保留了燃气企业对建筑区划红线内与燃气工程安装相关的费用收取。记者在采访中获悉,目前多数大型燃气企业主要收取的也均为工程安装性质的费用。

  早在2017年6月,国家发改委出台的《关于加强配气价格监管的指导意见》,就提出居民燃气工程安装性质的收费涵盖范围严格限于建筑区划红线内产权属于用户的资产,不得向红线外延伸,且城镇居民新建住宅,燃气工程安装费等纳入房价,不再另外向燃气用户收取。

  “过去所谓的‘开口费’‘初装费’明令取消,保留红线以内的工程安装费,我认为是合理的,因为这部分属于用户资产而非天然气公司。”郭宗华表示,“但因为毕竟是垄断行业,许多燃气企业虽然名义上只收取红线内的工程安装费,但并未完全按照实际工程成本预算走,有时费用收取过高。”

  记者在2019年对燃气居民用户调研时了解到,一般居民用户新接通燃气需一次性向燃气公司缴纳的费用在两千元到五千元不等,用户普遍反映收费过高。

  事实上,对于工程安装费的具体收费标准并非没有规定。2019年7月3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规范城镇燃气工程安装收费的指导意见》,规定城燃企业工程安装费成本利润率不得超过10%。

  但在多位受访者看来,10%的成本利润率很难核算。“具体操作起来灵活性太强,我认为从政策角度来讲,更多的是要降低费用,把不该有的水分挤出去。”上述不愿具名的燃气行业专家表示。

  对此,郭宗华建议,各地物价局应发挥相应作用,加强燃气企业成本核算和价格监管。

  费用全面取消是大势所趋

  事实上,在城镇燃气行业起步阶段,城燃企业新接驳用户时收取燃气初装费用,出发点主要是为了解决当时管网设施建设资金不足的问题,但随着近年来燃气用户数量的增加,特别是一些发达地区的企业级燃气用户爆发式增长,管网设施建设费用大幅度摊薄,燃气公司的投资回报极速增长。在此背景下,目前北京、广东等地已全面取消收取初装费用(包括红线内的工程安装费)。

  “未来全面取消费用是肯定的,随着价格机制的完善,燃气企业投资的资产将更多以配气价格的形式呈现。”上述不愿具名的燃气行业专家表示。“其实从几家燃气企业的年报可以看出,以往新接驳燃气用户在收入和利润中占比增幅是最快的,发改委配气价格、工程安装费收入指导价格出来后,从2018年开始这块增幅明显下来了,说明燃气企业也认识到了未来还是要靠销售,接驳费不是长久之计。”

  对此,中国油气智库联盟专家刘满平也表示了相同看法:“从趋势上讲,燃气初装费用的收取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全面取消是大势所趋。但一些地级以下城市燃气公司,用户少且主要以居民用户为主,若取消收取,仅凭供民用气显然难以维持生存。因此,欠发达地区收取燃气初装费用将会持续一段时间,收费标准会根据当地经济水平和用户实际承受能力等适当调整。”


来源:中国能源报-中国能源网   作者:李玲    时间:2020.4.22


2020年04月23日

2020年煤炭去产能任务敲定

上一篇

下一篇

供气环节收费立“标尺”

添加时间:

方新秋:让矿山自主感知分析决策,煤矿智能化前景可期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